浙江:民企重拳治污 投3500万元建污水处理厂

编辑:新民网        日期:2013-11-04 17:22:57        阅读:2604

爱护环境,着手水处理行业已不容缓慢。据悉,浙江重拳治污,其实从多年前就早已开始。企业自行治污,有的是出于良知,也有的,是不想遭遇关停和淘汰。

喻正其,富阳市春江街道八一村党总支书记,他靠造纸厂发家,带领全村,打造出富阳首富村。

也就是那些年,村里的河流开始发黑发臭,造纸产生的污泥,一车车倒进山沟。

当地最初规划建5个造纸工业园区,同时配套建5个污水处理厂。

没有一家当地企业愿意投资污染治理行业,只能是政府出面引进外地企业。

2003年,喻正其站了出来,成立浙江江板桥集团,投资7.5亿元,修建污水处理设施和污泥焚烧发电厂。

春江工业园等周边园区数十家造纸企业可以选择向他的处理厂排污,按排放浓度和量收费。经过处理的污水,水体透明清澈,可以养鱼,60%回到造纸厂循环利用,40%排进富春江。

造纸污泥经处理,制成泥砖,在他的发电厂里可焚烧发电。

喻正其坦言,治污目前依然是亏本生意:比如污泥焚烧发电厂,每烧100吨亏10万元以上,靠的是政府补贴、银行贷款和造纸盈利补贴维持。

但在富阳,企业偷漏排意味着减少向污水处理厂排污,可以节约成本。近期,富阳开始推广污水排放“刷卡排污”制度,通过技术手段严防企业偷漏排。

水处理,反渗透膜,RO膜

今年,就在喻正其板桥集团服务的春江工业园内,富阳市环保局开出有史以来最大一笔罚单,罚款园区企业“蓝天纸业”100万元。

富阳环保局局长李百山坦言:“外排基本控制,偷排漏排依然存在。”

温州抱团治污模式

相对于喻正其的单打独斗,温州企业在治污这件事情上,一如既往地选择了“抱团”。

玫瑰刀电镀公司总经理董怀谷不会想到,2008年一项被迫无奈之举,如今在当地业内被争相效仿——

2008年,温州市鹿城区后京工业园建成两年,针对园内的电镀行业,政府重拳治污。

董怀谷和他园区里的91家同行,每天担心的是巨额罚款和关停整顿。

依照当时的政策,入园企业必须交纳10万元/亩的治污费,整个园区占地287亩,2870万元专向用于建设污水处理厂。

然而政府派来的污水处理公司来过两家,污水排放还是经常不达标。

董怀谷当时担任了园区的业委会副主任,众企业商议后做了一个决定,发出了招标“英雄帖”,请有能力的治污企业上门。

最后,省内有一家污水处理企业和园区立下“生死状”:只需在原有污水处理厂基础上追加200万元的投资改建,保证让排污达标。治污企业还拿出100万元作为押金,如治污不达标,便作为赔偿,如果园区企业有偷排放行为,100万元收回。

污水处理厂改造运行步入正轨后,后京工业园再也没有发生过大的排污超标事故。园内企业按照每家需水总量,分摊水费排污费。如遇到政府出台新环保标准,企业则共同出资改进设备。

温州市环保局副局长王进光表示,以前是企业被政府管,现在是企业要自己管。

政府出让地块,搭建平台,制定排污标准,园区污染企业“凑份子”,共同出资建污水处理厂。

去年7月5日,业委会代表所有业主签下了温州市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第一单,92家企业购买保险金29万元,理赔金额一千万。

董怀谷说,保险公司敢做这单生意,也说明他们在充分考察过后,对赚这笔钱有十足把握。

自建治污厂每年治污省下10万元

2010年3月,温州市环保局出台了《行业协会参与环保管理试点实施方案》,此项举措在全国尚属首次。

省环保厅执法大队钟主任介绍,作为工业园区的公共基础设施,污水处理厂等设施分成三种模式:园区管委会运营关系、园区企业联合投资运营,以及政府或企业投资由第三方运营管理。

哪种模式最合算?美霸电镀老板陈江德是算过账的。

在龙湾区新建的电镀园区,16家电镀企业共同筹资3500万建成一座污水处理厂,其中,陈江德投资200多万元。

陈江德说,自建污水厂,园内入股企业每年治污费用只需20万元左右,如果由政府出资或引进污水处理厂,费用超过30万元。

“大家都入股,就都会对污水治理负责,相互监督偷排漏排。”

温州平阳县的“制革名镇”水头镇,制革企业已经从2002年的1000多家,削减到57家,今年还要减少到12家。

侨信制革副总郑菊妃,11月1日又打了1.5万元给合资建设的污水厂。

对于高污染行业来说,未来面临的治污标准、需要支付的治污成本,必然会越来越高。

“每年光治污就要花300万至400万。”郑菊妃说,或许哪一天真的只能退出这个行业。

你可能会感兴趣的:

水处理RO膜


(部分内容源自网络,编辑:xiao)

秦泰盛实业

2013.11.04


  • 关键词:水处理
  • 本文由秦泰盛水处理进行编辑整理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

有问题请咨询客服

咨询热线:13360654218

在线咨询